Bannder图像
首页>新京报:网约车考证,别让“老司机”们再为难了

新京报:网约车考证,别让“老司机”们再为难了

前不久,各地网约车新规陆续落地执行。很多“老司机”离开,留下来的也不轻松。

近日,媒体报道,宁波首开网约车资格证考试,通过率竟然只有两成左右。其中一些考试内容,因过于冷僻,比如“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”,被舆论指责门槛太高。

图为媒体报道中,记者整理的网约车考试题图为媒体报道中,记者整理的网约车考试题

这确实是一个令人诧异的结果,经济不景气,工作不好找,考个网约车驾照,难度都快赶上司法考试了。

照章办事,组织考试,也合理,但超过合理和必要的范围,问题就来了。比如宁波地区的考试内容,黄宗羲这个知识点,似乎跟司机做好运输服务没有直接的关系。这不是在考“开车技”,而是考历史。相信也有很多人答不上来。

实际上,类似“高难度”考试内容不唯宁波有。一些地方的考题,不仅有丰富的地理和人文知识,还要考场景英语,并且要求能说会听。

“更重要的是,司机认真开车保证我安全,东西掉了可以找得回。“绘事后素”,打造城市形象,首先应该重视的是那些朴素而本质的东西,而不是浮于外表。”

考试难度大,不仅无形中增加了参与者成本,限制了进入数量,更严重的是,网约车严把考试关,还将滋生许多流弊。比如,难度大,增加的将不仅是时间成本,更是金钱成本。

从各地目前推出的政策看来,考试本身不用缴任何费用,无限续考也是免费,但是参加培训却是要收钱的。比如,媒体报道,广州海珠区就收的六百元一次,并且,似乎这类机构也不如一些社会机构人性化,没有说保证包过,一次交费,无限考试,不过再免费回炉再造。这可是笔不小的生意啊。

目前的网约车新规,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,它一方面加固管理,同时也增加了寻租空间。在网约车考试中,说不定哪个“屡试不中”的司机就起了歪心思。驾照都可以贿赂,网约车这种小证,反正都要交培训费,还不如给考官,还节约时间。

之前,网约车已成为解决社会就业的利器,提供上千万个全职或兼职岗位。前不久山西困难国企还与滴滴合作,帮助职工就业,此类做法应可在全国推行。如此看来,网约车还在间接促进去落后产能。而大量再就业人员往往年龄较大,文化水平不高,网约车试题如果再出得刁钻,怕是比 “范进中举”还难咯。

实际上,交通运输服务最重要的是诚信和安全,外宾不会因为开车师傅个个口若悬河、上知天下知地,就对你的城市产生正面印象。更重要的是,司机认真开车保证我安全,东西掉了可以找得回。“绘事后素”,打造城市形象,首先应该重视的是那些朴素而本质的东西,而不是浮于外表。

网约车资格证考试,别让大家都为难,降低考试难度,去除不合理的内容,提供更加便利的考试条件,在“简政放权”的大背景下,这才是公权机关尽职尽责的正确姿势。